【酒創文學】你是那年最烈的酒,我曾認真地醉過

 
螢幕快照 2018-09-25 下午10.44.56.png
 
anders-nord-452836-unsplash.jpg
 

多做一些事情,不枉此生來過。 — 後會無期

 

心疼與我同樣孤獨的靈魂,但我除了寥寥數語的關懷竟不能夠給得更多。

他說,謝謝你能來陪我。

我沈默著倒上一杯酒,煙酒同時在嘴裡交匯的味道真是迷人。當然我並不是讓你含著一口酒去吸煙啊,順便多說一句吸煙有害健康。

 
timothy-kolczak-3636-unsplash.jpg
 

他說,命運啊,到底是個什麼東西。我忍不住開了個玩笑:「 fatal。」

 

但他沒笑,再次開口。

他在年少最肆意的時候遇到了她。每個故事是不是都這麼爛俗?女孩的父親剛鋃鐺入獄,母親文化程度不高,勉強帶著她維持生活。後來又發現父母離婚。二八年華遠不能承擔如此複雜的人生經歷,她一度崩潰成績也掉得一塌糊塗,但人嘛,日子還得過,世界崩塌就再建一個,女孩很堅強。

男生是老師家長眼中的驕子,遇到這樣的女孩忍不住得關心和接近,繼而被女孩的堅強和柔軟所吸引,高調追求然後在一起。

 
alex-ivashenko-223199-unsplash.jpg
 

有時候拯救一個人很簡單,就是自己成為他的支柱,但其實也很難,因為你無法陪伴一個人一輩子。

 

年少的愛情總是充滿了悲劇,不是不夠愛,而是不會愛,還沒有成為一個能對自己負責的人,怎麼對別人負責?自己尚且未來不詳,怎麼篤定給對方未來?

 

「我不是喜歡上別人。」

「你只是愛自己。」

「嘿,你說得沒錯。大概一年以後我厭倦了談戀愛。我提出分開,她不同意,那段時間每天晚上深更半夜給我打電話,糾纏了兩三個月,我說話也越來越狠,最後徹底分開了,其實很普通也很爛俗對吧。」

 

離開她以後,對我來說只是換了一種生活方式,放學後身邊換幾個人去食堂吃飯,週末的時間放在網吧上網。

我只是厭倦了戀愛這件事,所以分開,我以為她懂,畢竟她那麼瞭解我,但我後來才明白,離開就是離開,不管用什麼原因來解釋。

 
mateo-avila-chinchilla-72256-unsplash.jpg
 

他抽煙的姿勢很帥,我問了一句所有聽故事的人都會問的問題:「然後呢?」

「沒了,就分開了唄。後來我經歷了幾個人才慢慢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,可是我再也沒法擁有她了。」他看起來又坦然又悲傷。

 

「為什麼不把她追回來?」

「因為我也不是那年的我了啊。」他笑著遞給我一支煙,「謝謝你啊。」

離別時旁邊的店裡放著宋冬野的《安和橋》:

「我已不會再對誰滿懷期待,這個世界每天都太多遺憾」

 
abi-ismail-551176-unsplash1.jpg
 
 
螢幕快照 2018-09-25 下午10.44.56.png
 
 

文 / Would You Mag 合作特約作者 夏燃

責任編輯 / Would You Mag 總編輯 C.L

圖 / Unsplash